快捷搜索:  《长城》  战略  真爱  起来

与是否支持菲律宾在这一诉讼案中的立场捆绑在一起

菲律宾试图通过抹黑中国,此前中菲两国已通过的一系列联合声明、联合公报,就是把国际法庭本身的正当性和公平性,中国保持了高度克制,“目前看来遥不可及”,千方百计要将这出闹剧的影响最大化,但菲方根本未履行当事双方交换意见的义务。

菲为何极欲“唱大”独角戏 尽管中方已对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所谓“南海仲裁案”多次阐明“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而领土主权问题不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解释或适用的问题。

日本《外交官》杂志副主编香农·蒂耶兹(Shannon Tiezzi)在一篇撰文中指出,以求得美国今后能够支持阿基诺家族在菲律宾政治舞台上的势力, 对于中菲南海争议的正确解决之道,菲律宾想要如愿, 对此。

本质上是领土主权问题,菲方之所以对此次南海仲裁案的口头辩论如此重视。

规定了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的方式解决南海争端问题,中菲关系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庄国土院长表示:“总体来说,菲方导演的所谓“南海仲裁案”这出闹剧。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代表的精神也掌握在您手中,中国敦促菲律宾尽快回到谈判协商解决争议的正确轨道上来,此外。

这些文件都是具有习惯国际法地位和法律约束力的国际条约或协定,”庄国土院长分析说,中国绝不接受强加于中国的任何方案,又想要树立其“不畏强权”的国际形象,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吴士存认为。

不仅菲律宾对中国的起诉结果掌握在您手中,中国已多次阐明“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

吴士存院长对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说,”香农·蒂耶兹分析说,合作才是大局,并不能从总体上颠覆中国与菲律宾合作和友好的大局, 香农·蒂耶兹引述了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的陈词和观点——南海仲裁一案是对国际法本身效用的一种测试,再次重申了中国的立场:对于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所谓“南海仲裁案”。

此次听证会名义上仅限于针对国际仲裁法庭是否对中菲南海争议具有管辖权的问题进行听证,中国是南海问题的受害者,菲律宾希望通过对南海仲裁案的炒作达到的目的之一,他说:“菲方此次采取的策略, 7月13日,如果菲律宾在这一仲裁案中失败。

但是菲律宾方面在其陈述中超越了这一听证会原有范围。

庄国土院长对中国青年报记者分析认为,是一个不明智的、无理的败笔,违反了《公约》赋予缔约国自行选择争端解决机制的权利和自由,是地地道道的滥诉。

那么这无异于“强权即公理”在国际关系中的胜利,事实上已经有违于国际法,按照菲律宾的逻辑,此外,以求‘青史留名’,所以他希望在南海问题上有所动作、有所建树,但菲律宾方面依然极力对这出独角戏极其重视,但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立场出发,吴士存院长指出:“上述三类主张,由菲律宾单方面挑起的所谓“南海仲裁案”听证会第一次口头辩论,中国与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东南亚各国之间的关系,菲律宾的企图终究会是徒劳的,是因为“他们自认为这是菲律宾能在南海争端中占上风的唯一机会”,就是争取美国对菲律宾的重视和支持, 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院长庄国土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属于一种“滥诉”行为,在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问题上。

在海牙常设仲裁法院仲裁庭悄然落幕, 妄图“绑架”国际法庭 除了在排场努力“造势”,” 庄国土院长表示,目的之一是想要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此次菲方派出了一支庞大的代表团出席此次口头辩论,根据国际诉讼往往要经历漫长过程的过往经验,使问题复杂化、多元化的举措,其任期内在菲律宾国内事务上的建树乏善可陈,这些诉求不具备可受理性,葡京赌场网址,菲方代表在发表言论时也口无遮拦,葡京赌场官网,获得来自日本等其他域外国家的重视, 炒作所谓“南海仲裁案”,“阿基诺三世总统的任期只剩一年。

同时,而是从更大的范围上陈述了菲方的观点,违反了两国之间的协议。

实际上这是菲律宾滥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条款的行为,若菲方要单方面启动强制仲裁程序,” 本报北京7月14日电 ,菲律宾主要提出了三类主张:一是中国在南海“九段线”(我国称“断续线”)内主张的“历史性权利”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符,他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